Music List
0:00
2:26
Artist
MUsic Title

Alfalfa  you name ? 



家中独我一人矣。
  • 喜欢赢不过有趣

    2018年04月22日
  • 细看方知美丽,
    久品才解可爱,
    你也如此。

    世上最美的离别

    2018年04月12日
  • 言语无从喻,
    且难述说清。 
    悲哉无常世,
    徒起奈何情。

    2018年04月11日
  • 以声之色,塑以花之形

    2018年04月07日
请回答1988 OST 金弼/金昌完 - 青春

[응답하라 1988 Part.1] 김필 (Feel Kim) - 청춘 (Feat. 김창완)


   


1988大结局后,很是疯狂的找了大量的影评来看,却发现始终找不到我心中想要的那个。

作为一个大龄已婚已育曾经女文青,就心中的那一点猜想,来一篇影评。


1988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爱情剧,它理所当然的应该是一个怀旧青春剧。

在青春中,爱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甚至在青春的爱情里,闪光的不是结局,而是那青涩懵懂的过程。


18集毫无疑问是属于正焕的,雨中的独白,错过的时机,自我剖析的悔恨,正焕的爱情在独白中已经交代,而后餐厅借戒指的表白,其实已经画蛇添足,或者说是为了迎合观众而做的噱头。


正焕的爱情无疑是青涩的,他一直爱着那个叫德善的女孩,爱情和喷嚏是藏不住的,而他却把全部的力气用作隐藏。


若无其事的路过吐槽,而后带着憨厚的傻笑躲在窗口偷看,

一遍遍拆解鞋带,直到那个女孩出现再假装不耐烦的离开

在那个女孩每次看过来的时候收回凝视的目光

当着小伙伴的面用力和女孩划开界限。


他的爱情无疑是纯真的,他的爱情却无疑是稚嫩的。


亲爱的孩子们,爱情从来不是逃避和躲藏后,期待对方的蓦然回首。

爱情是需要努力的一步步靠近,而终相濡以沫。


请回答1997,无疑是一个标准的韩剧,程诗源无论怎么伤害,云宰始终不离不弃,即便分开,多年后依旧深爱如初。这样的故事只能存在小说和电视里。


爱情是世界上最脆弱东西,它需要不断的呵护。更重要的是,它不是单方面的付出,而是两个人的靠近。


很可惜,正焕和德善永远是一个进,一个退,他们从未相向而行。


正焕说,缘分就像机遇,是他的犹豫摧毁了他的缘分。


是的,如果,他能少一些逃避,在德善被善宇伤害之前能够有勇气听善宇解释他的爱情,如果他能够在发现阿泽的心后,有勇气正视德善,而不是用力逃开,


那么最后的那个红绿灯,根本就不是上天的戏弄。


甚至,在最最开始,当一切还没开始,他能坦率的告诉所有人,他喜欢德善,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惜,他是正焕,是珍惜所有人的正焕,是贴心的金家二女儿,他想的太多,他也想的太少,他只是一个18岁的少年,只是一个普通的青春期孩子,他没有做出该有的选择。


他的爱情,在他没能解释粉红衬衣的当天就已经死了。


可是他是如此的真实,如我一样的成人们,你们是否也拥有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在那个蠢动的青春时代,在那个最初对异性有过萌动的青春,你是否偷偷爱着那么一个人,不敢告诉任何人,甚至是你最好的朋友。


你小心的爱着,全心的爱着,又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掩饰,直到你们各奔东西,直到你们再无缘分,于是某一天你们再次相遇,所有的萌动和情愫都已经远去,


但是在内心深处如正焕一般低诉:如果当初我能够勇敢一点,如果我没选择逃避……可是我没有,我失去了所有的如果,也没了任何的可能。


甚至,连一次开玩笑的告白,都已经显得多余。



德善的爱情,死过三次。


第一次是善宇,第二次是正焕,第三次是阿泽

每一个少女,都曾经有过对爱情的渴望,却都有着自卑的痛楚。


她们睁着渴爱的眼睛去捕捉任何一点点仿若暗示的影子,去猜测:他是不是喜欢,啊,那个他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


在发觉猜错后,背地尴尬的要死,痛恨自己自做多情,绝不再犯。可是很快又再次会因为别人无心的举动浮想连篇。


德善无疑是渴望爱情的,善宇当然是个很好的目标,他优秀,也不讨厌,五人组里的任何人德善都不讨厌,如果能够爱她当然是美好的。


她是千真万确的自作多情,善宇也是千真万确的爱着宝拉,不是她。她的尴尬和受伤让她像一只暴怒的刺猬,很久都无法在善宇面前平静,而她甚至无法告诉善宇:我以为你喜欢我。


在正焕面前,德善曾经得到了治愈,他揉着她的头告诉她,你想想我为什么会来找你。他会送她最想要的圣诞礼物,他会告诉她:不要去联谊。


如果没有后面一次次的退缩,那么这是一段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


可惜正焕退缩了,德善不是没有发觉正焕的退缩,但是她渴望爱情的热情让她选择不在意,粉红衬衣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德善绝望了,她告诉自己:啊,这次还只是你的自作多情而已,你,还是一个没有人爱的傻姑娘。


所以她会失落的在正龙面前自怨自艾。


没有人告诉她,阿泽爱她,阿泽只是邀请她看电影,那又如何,阿泽邀请过她看电影,然后看的时候睡的一塌糊涂。

那场失约的电影,德善只是觉得失落,她并不再会认为那是一个表白,再傻的姑娘也不会自作多情第三次。


真正让德善姑娘意识到阿泽存在的,也不是,或者说不只是阿泽抱着她奔跑。在此之前正龙兄可是背着德善而来,胸口直接挤压在一个少年的背上,德善姑娘可是没半点的羞涩,还能大声问道: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啊?


那么是什么让德善意识到了阿泽是个男人呢?


还记得人生赢家泽爸吗?


现在让泽爸告诉你们正确的恋爱程序。


泽爸是一个内向安静的人,他最爱的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家人,或许曾经他就想这么过下去算了。


直到他意识到了这世界上还能有另外一种温暖可以温暖他。


他喜欢善英,很喜欢,他更知道善英对他没意思,她甚至连求助都没考虑他。或许泽爸曾经纠结过,要不要打扰彼此的这份平静,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他一个人理清了自己的感情,于是开始的行动。


他没有愚蠢的去表白,只有18岁的青春期孩子才会把表白当作孤注一掷的赌博。


虽然没有表白,但是他毫不掩饰的告诉善英:在我眼里,你最特别。


特别到,分给各家的水果,善英桌上的是一大盘昂贵的香蕉水果,德善和正焕家里则是几根香蕉。

特别到,理直气壮的只对善英撒娇,毫不在意别人会不会乱想。

特别到,甘愿为你带孩子,晚上接送你回家。

特别到,主动去你家修理各种东西,主动邀请你留下和我一起吃饭。


他一步步的走近他想要的女人,他主动解决会存在的所有问题,他问阿泽:我希望像你的小伙伴一样,在我身边也有这么一个人陪我。你同意吗?而不是愚蠢的问:你想不想要个新妈妈(爸爸)。


他扫清了所有的问题,终于站在他所爱的人只有一层窗户纸的距离后,在一个下雨的日子里,喝着汤平静的问:善英啊,我们一起过吧。


表白,从来不是孤注一掷的赌博,而是精心安排的水到渠成。


如果你没有善宇一般优秀的外貌和品性,或者万贯家财,请不要把表白当赌博而提前收获一分本不该收到的拒绝。更何况连善宇的表白都失败了。



正焕没有一个优秀的爸爸,可是阿泽有。


阿泽的方式如泽爸如出一辙。对阿泽而言,五人组是世界上除了爸爸最重要的存在,而德善的存在,则是上天给他安排的注定的哪一个女人。事实上,如果其他小伙伴是女人,阿泽很可能也会爱上。


这样说来,好像阿泽的爱不够纯粹,但是孩子们呐,这世上所有的爱情都不是纯粹的,你父母并不是因为爱你才怀孕生子,那个爱上你的男孩可能一开始可能只是想找个女友向别人炫耀。那个你最好的闺蜜,一开始只是想接近你的兄弟才和你做朋友。


可是,无论任何一种理由开始的爱情,一旦开始都是美好的,无论爱情,亲情和友情,都不该因为某个理由而变得丑陋。


阿泽爱德善,就像他也爱着其他小伙伴一样真实。他的笨拙和泽爸在善英面前的笨拙一样,那是撒娇,不止对德善,也是对其他爱着他的小伙伴撒娇。


他来自一个成人的世界,那里有处心积虑采访他出名的记者,有着不怀好意向他借钱的前辈,有利用他出名炒作的明星,还有带着莫名理由接近他的权贵。

但是他都不喜欢,他喜欢的是在他的小房间里,和他喜欢的四个人一起看电影,吃拉面,睡觉,所以他表现的如此的笨拙,在他爱的女孩面前更为笨拙。


我离开德善就会死,因为他会用死换取德善的心疼回头。


他会直接抱住德善,倒在她的肩上,敞着拉链委屈叫冷,被她丢在水里还傻笑,告诉她自己被人骗钱以求她的心疼。


阿泽毫无保留的在的德善面前展示脆弱,在棋院门口一一握手后对德善毫不掩饰的展示自己忘记带包的笨拙,在比赛中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对她微笑。


全世界,德善你对我最特别。阿泽用尽全部力气和心机在对德善这么说。


可怜此刻,正焕在做什么,他的力气都在推开他爱的姑娘,他的力气都花在掩饰上。


阿泽还是发现了正焕的感情,爱情毕竟是掩饰不住的。


阿泽选择了放弃,从不放弃的棋手,放弃自己的爱情而去成全,即使他知道,那是对德善的伤害,他已经站在了德善的面前,只有一层纸的距离。

可是他选择了转身离开。


他的那滴泪不是为了自己错过的爱情,而是抱歉,对心爱姑娘的抱歉。


阿泽不再撒娇,即使疲惫到必须吃大量的安眠药,他依然温柔的请德善离开,即使他知道,他最渴望的靠在是在他心爱姑娘的肩上听她说一句:辛苦了。


阿泽不再撒娇让德善意识到了他的存在,意识到阿泽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弟弟。而当年那个弱不经风趴在她背上的小小少年,已经成长为一个轻易抱起她奔跑的男人。


德善第一次主观意识到了男性的存在,那一刻正焕已经输了。


可惜德善是失败了两次的德善,即使是阿泽的吻让她依然无法肯定再去做第三次的“自作多情”,这次,德善选择了掩饰。


时间跳跃到了五年后,这五年发生了什么。


正焕逃到了泗川,德善谈了无数次的恋爱,阿泽相了无数次的亲。


记得德善在和相亲对象看电影时那个双臂抱胸的防备姿势吗,那是一个恋爱中和男友相处的姿势吗?


德善无法忘却当年对阿泽的那份萌动,她的防备注定了一次次被甩。


阿泽无数次的相亲是真的无法推却,还是想告诉正焕:我没事了,我放下了,去追德善吧,给她想要的爱和肯定,告诉那个女孩,她也拥有被爱的资格。


可是正焕却选择默默收起军官戒指,躲在泗川,若无其事的和其他人吐槽德善。



18集,德善从大门走出,在正龙的讯问中逞强踏上去演唱会的路上,此刻的阿泽和正焕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上天给了他们公平的机会。


还记得阿泽的若有所思的表情吗,他在卫生间洗脸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听到外面人的聊天内容,那么他为什么洗脸,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测,那时候他就已经在纠结放弃一个棋手的骄傲和原则去赌一个保护德善的机会。


而那时的正焕呢,上天甚至让他看到了真相,他却还是选择和正龙走进了电影院。


阿泽是一个没有方向感的人,即使他没有方向感,即使他开车很烂,不会停车,他比正焕更早起步,所以他更早出现。


上天不止赐给了正焕红灯,可能赐给了阿泽更多的障碍,所以他跑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但是正如正焕最终明了的,在走向德善的路上,阿泽更恳切,阿泽比他更努力。


正焕的暗恋注定是一场无疾而终,那个代表青涩和不成熟的军官戒指,本就毫无价值,18集的主角只有正焕,也只能是正焕。



阿泽最终还是知道吻的真相,他以为他退让的很巧妙,他以为他表白之前的退让,让他和德善回到了安全的距离:朋友。


但是当他直到那个吻是真的,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让他爱的姑娘带着自卑的心带着忐忑,带着不确定,过了五年。


他种下了一粒种子,本应守着它开花,却任它独自腐烂。


所以当德善不自然的说,因为尴尬,阿泽果断的吻上,他是想告诉德善:不,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不要以为那是你的自作多情,是真的,我真的爱你。


18岁以来两次等待爱情失败,数次恋情被甩,恋爱成功率为0的姑娘,她人生中唯一一次对她来说,没有明确被拒绝,被她小心隐藏下来的暧昧,那个被阿泽当作做梦的吻,是她整个青春唯一真实存在的绯色,是她努力隐藏却又无法忘记,是她极力猜测却不敢确认的青春,德善带着这样的心情谈了五年失败的恋爱,被甩了五年。


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两情相悦。


但是编剧显然懒得再做笔墨,青春是当年的18岁,23岁的故事,不是青春。



孩子们,如果你还是18岁,如果你还在经历着同样的暗恋,还在别扭的掩饰。

那么请不要。


人类是很肤浅的动物,青春充满了自卑和遐想,现实没有观众,你不能指望你爱的人从你别扭的语言背后读懂你的内心。


不要以爱的名义去伤害爱你的人,不要以为爱情不会离开,不要用自己的爱感动了自己却无人所知。


现实中没有阿泽,阿泽是为了一个美好的解决造出来的人。


我们的青春里,德善会在成年后找到一个爱人,无意中发现曾有人爱过自己,当时却没有看清;正焕会在成年后再遇初恋,却物是人非。


错过的,终究会错过。


人类是脆弱的,时间和距离会腐烂所有的爱情,无一幸免。


很感谢有生之年,能看到如此真实的青春剧,而这一切居然是韩国人展示给我这个中国人的,实在滑稽。


真心希望,中国也能有些有看点有深度的剧,不要再苏了,也不要再伦理,抗日了,逼的我这样的老人家还要为韩剧写这么长的剧评。


转载: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7743563/#comments [ 那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88恋爱解析。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