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List
0:00
2:26
Artist
MUsic Title

只是苜蓿  you name ? 



家中独我一人矣。
人生没有形而上的意义,有的只是审美意义,唯有审美的辩护才是真正肯定人生的
人生没有形而上的意义,有的只是审美意义,唯有审美的辩护才是真正肯定人生的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开篇曾标明:“全然非思辨、非道德的艺术家之神”是本书承认的唯一的神,本书所倡导的是对“世界的纯粹审美的理解与辩护”。

人生的本质是痛苦与虚无的,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我们需要为世界与人生寻找意义。在尼采的世界观中,这种意义是艺术,是审美。审美超越了个人的快乐与痛苦,是无意义尽头的意义,是有限人生中的无限。人的生命终有一天会陨落,只有艺术可以留存下来,在我们欣赏画家的艺术品时,当我们观看作家的话剧时,审美跨越了时间维度,作者与看客的生命得以联通,人生才被赋予了价值,艺术正是这种桥梁。

艺术家即是“舞者”,创作艺术的过程,即是“起舞”,只有在美学的互动中,生命才被赋予了意义。所以,才有了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每一个不曾创造艺术的日子,都是没有意义的,否定生命的,是对自我与世界的辜负。